如何与实现数字化治疗的牙医合作

来自 Lee Culp 先生(CDT)的访谈记录

Introduction
数字化牙科治疗的发展速度极快,因此 CAD/CAM 工作流程不再限制于牙科技工所。其实,许多牙医已经是数字化治疗的老手。根据 3Shape 调查结果,所有非数字化的牙医其中有 39% 已经在考虑在三年内购买口内扫描仪。这个数字并不惊讶。技术的不断进步,以及越来越激烈的市场竞争推动了行业的发展,牙科领域也是一样的情形。我们相信将来大部分的牙医和技工所会通过数字化方式实现合作,那些不向数字化转型的技工所自然就不再有竞争力了。

我们几乎每天都会与牙医会见并讨论数字化的工作流程,其中大部分的牙医对数字化技术所带来的商机觉得很兴奋,因为它有助于改善患者治疗体验及帮助业务的拓展。快速精确的口内扫描仪、支持更多的新材料和具有成本效益的解决方案为牙科行业带来了新的商机,这使牙医在诊所内更高效的制造牙冠且为患者们提供椅旁即刻修复治疗,同时在较复杂的病例上,诊所可根据临床需要提供由技工所专家所处理的更好的方案。

技工所如何看待越来越多的诊所转型到数字化的工作流程?这到底是威胁还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如何迎接这种不可避免的行业转型?

Sculpture Studios 技工所的 CEO Lee Culp CDT 在数字化的技工业务具有丰富的经验,他在这个新技术出现不久以后已开始使用它。他的工作始终注重牙医与技师的合作关系以及高效的技工所与诊所之间的业务工作流程。他在业务上获得的成功主要原因在于他很快适应了新的技术以及拥有了加速推动行业新趋势的能力,他知道如何从前两者受益。

我们与 Culp 先生谈到目前市场上的数字化治疗的渗透率并其对技工所的意义。

3Shape:越来越多的牙医寻找诊所内部的数字化牙科解决方案来为患者治疗,如口内扫描及内部牙冠设计和制造系统。在这种趋势下技工所如何能够保障自己的竞争力?

Lee Culp :越来越多的修复治疗牙医转型到数字化的影像、电脑设计且自动化加工的制造方式,牙科技工所的自我意识也要跟着这个趋势改变。完全了解这个概念我们先要重新定义技工所在行业中的地位。我们可以说技工所接收牙医寄来的患者印模,然后根据印模制作修复体,最后将修复体寄回去给牙医进行调整并完成患者修复治疗。这个定义描述了传统的诊所与技工所之间的工作流程。但是,就像互联网技术颠覆了传统通信格局一样,能够通过数字化的方式使用 CAD-CAM 修复体文档对我们如何看待且建立牙医与技工所的合作关系带来了极大的改变和帮助。

3Shape:数字化的方式如何改变了传统的牙医与技工所之间的关系?

LEE Culp:首先,我们要了解技工所不是一个地方,它没有墙壁的,我们要将技工所想成修复治疗过程中的共事人。我们制作修复体的设备可以位于牙椅旁边、诊所内或在技工所办公室,同样,技工所可以在诊所旁边或在地球另外一边。实际上,作为“技工所”只是工作流程的一个步骤之一,技工所灵活性的程度必须符合我们的技能、访问权限和设备。这样,重要的决定就是何时进行牙医与技师之间的连接。进行口内扫描获得数字化印模且选择 CAD-CAM 修复体的牙医现已有选择何时何地将技师加入到这个过程。技工所不再是一个地方,它变成了一个虚拟且易变的实体。

3Shape:如果牙医椅旁具有加工机器,他们是否会选技工所?

LEE Culp:在某些情况下,牙医可以自己内部进行修复体的制备、设计且制造并且在单一次的就诊内完成修复治疗。这就是诊所 CAD-CAM 系统的明显优势,这些系统通常由技师们来操作。这种优势牵涉到简单的修复体或只需要染色、上釉或磨光的修复体,但是并不包括需要特殊操作的修复体。但是有时候只有技师才拥有所需的技能或更重要的是他有时间去创造这种复杂的或需要特殊操作的修复体,有可能这种修复体通过技工所制作变得更加有效。

3Shape:您是否将技术发展带给牙医的选项如口内扫描以及内部牙冠制造看成技工所主要的威胁?

LEE Culp:我认为任何拿走技工所修复方面的工作的现象可被视为“威胁”。但是我认为有几个产品对技工所业务比诊所内的椅旁即刻修复系统对技工所影响力要更大,比如用于椅旁即刻修复系统的直接合成的材料,因为它才替代了技工所制作的贴面、嵌体和高嵌体。

椅旁即刻修复系统只能用于制作后牙的牙冠和嵌体。对其他修复体来说,那就必须花太多时间在内部牙冠的制作上。

其实,我曾经去过一家第一个口内扫描仪供应商之一,当作技师因为我想了解这种椅旁即刻修复系统的操作。我们一起合作想要创建一个可以接收且处理数字化印模的技工 CAD/CAM 系统。我 15 年前就看出了数字化领域合作方面的前途。我也是作为第一家技工所与牙医合作创建首个无模型的牙冠,只用了牙医传输给技工所的扫描件。

3Shape:根据您的评估,您的技工所以及其他技工所因为诊所内部制作修复体而少了百分之多少的业务?

如果我们算一下市场上的椅旁即刻全瓷修复系统,然后这个数目除所销售的 Block 的数目,那就可以估算牙医平均制作了多少的修复体。其实这个数字相当低。

越来越多的牙医走向数字化的治疗方式,您对想要适应这个趋势的技工所有何建议?

技工所必须掌握数字化的通信方式且学会如何在技工所与牙医之间进行数字化的数据传输。

大部分的技工所都已经使用了很长时间的数字化技术,但是他们的客户与牙医后来才知道这些技师们是数字化技术领域的专家。技工所必须与外界沟通自己的专业技能且须维系其数字化技术专家名声。巩固您作为数字化技术顾问的地位。提供选择材料和设计方面的建议。如果您收到复杂病例的三维数字化的印模,为牙医提供咨询。为牙医们提供加工、染色和上釉的培训,在即刻修复过程中试图当作他们的共事伙伴。长话短说,技师们要与牙医互助互利而不是互相竞争。

请记得牙医始终会需要技工所来处理较难的病例。所以技工所要关注这些较难的病例且确保自己使用好的 CAD/CAM 技工软件,软件必须使技师们设计所有适应症的修复体,包括一些新的他们还未开始提供的修复体。

最后,开始根据牙医送来的扫描件为他提供无模型的牙冠制作。如果您开始制作无模型的牙冠,您就可以为牙医提供非常有吸引力的牙冠交付速度和具有竞争力的价格。/p>

Adapting to the digital dentist

Lee Culp 是 Sculpture Studios 的 CEO,该公司是一家牙科技工所兼教育中心及产品研发中心,其员工不断致力于将创新的诊断、修复和数字应用程序应用于口腔外科和牙科修复。

2007年他荣获了美国口腔修复学会的 Kenneth Rudd Award 奖项、同年他也获得了牙科教育方面的美国美容牙科学院的(AACD)杰出总统奖章、2003年受到了国家牙科技工所协会的教育杰出奖章、

2013年获得了美国口腔修复学院的牙科技师领袖奖项。Lee Culp 先生也是北卡罗来纳大学牙科学院的修复系的兼职教授。

他研发了许多材料、产品以及现代化的技术且拥有多项专利。Culp 先生每年都会在各大杂志上刊登许多文章,其文章内容、摄影图片以及独特的讲课风格受到了国际专家的认同,他被视为现代牙科领域最杰出的讲师之一,同时也被公认为在数字化牙科治疗、陶瓷修复体、功能性美容修复领域方面的最具有创新力的专家之一。

返回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