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患者懂了、我的员工懂了、我也懂了–我们必须走向数字化!

对数字化牙科著名权威及倡导者、美国医师学会会员(F.A.C.P.) –Jonathan L. Ferencz 牙科临床博士(D.D.S.)的采访

9月份举办了 3Shape 牙科专业顾问委员会就职典礼。来自澳大利亚、巴西、丹麦、法国、韩国、西班牙、瑞士及美国的十二名杰出的牙科专家应 3Shape 邀请组成了这个委员会。数字化牙科领域的倡导者及临床医师 Jonathan L. Ferencz 牙科临床博士(D.D.S.)被任命为该委员会的主席。

专业顾问委员会在哥本哈根举行了两天的聚会,讨论了数字化技术的趋势和 3Shape 产品的发展方向,以及如何帮助 3Shape 推进实现改善牙科患者治疗的目标。

所有委员会成员都是数字化牙科解决方案和口内扫描领域备受尊敬的引领者。他们代表着市场上各种不同的数字化牙科系统解决方案,并不一定拥有 3Shape 自己的三维扫描仪和 CAD/CAM 软件。

会议结束后,Ferencz 医师与 3Shape 谈了数字化牙科行业这一他充满热情的议题:他上个星期才主办了数字化牙科学研讨会

牙科临床博士(D.D.S.)、美国医师学会会员(F.A.C.P.) Jonathan L. Ferencz 牙医是纽约大学牙科学院的口腔修复学临床教授,还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牙医学院的修复学兼职教授。

3Shape:您如何进入了牙科数字化行业?

Ferencz 医师: "我第一次在 1970 年代接触到数字化牙科学,那时候听到 Francois Duret 要来纽约演讲。70 年代初 Duret 做了一次关于 CAD/CAM 的演讲。他并没有电脑。而且没有扫描技术可支持 CAD/CAM。但是他已经有了这个概念。

当时,我觉得这是某种魔术。直到 1990 年代,Mörmann 教授和 Matts Andersson 分别独立开发了 CAD/CAM 解决方案,这个概念才变成了现实。

那时候我是 Nobel BioCare 种植体使用者。我为 Nobel 做顾问,修复领域就变成我的专长了,可以算是第一次深入进入了 CAD/CAM。

当时我们扫描模型的方式真是粗糙。也就是使用接触式探针来扫描代型来数字化代型的几何形状。之后,铣削氧化锆或氧化铝的内冠,然后手工一层一层地堆塑饰瓷来完成修复体。

我对它非常感兴趣。我的科学和技术方面的教育背景比较强,所以我对这个领域特别感兴趣。

刚开始使用口内扫描时,我很清楚地了解我们的学习曲线非常的大。对我们来说,学会的过程非常慢,我记得在我们办公室安装了免提电话机,让技师一边打电话给技术支持,一边设计牙冠。我们一开始先做的一百颗牙冠都是这样打电话做出来的。”

3Shape:面对这么多的挑战,您为何坚持下去?

Ferencz 医师:"我真的相信这个技术可以成功。一直到现在,我还是觉得能够那么快地提供一颗牙冠,并且不需要使用模型是有点神奇的。

我的患者懂了、我的员工懂了、我也懂了!

我业务的所有关系人,从柜台人员和牙医到患者都加入了。其实,我们的患者对这种技术非常感兴趣。

我的患者群体非常稳定。他们都多年来就诊,而且他们大部分的修复体都是使用传统方式制造的。所以他们对取模使用的材料颜色和味道非常清楚,整个治疗过程中,这个环节是他们最讨厌的。

我是一个要求很苛刻的临床医师,所以如果我对第一次的取模结果不满意,我要再取一次。如果两次印模都不成功,我会再取第三次。

但是连续几次取模,患者也不是笨笨的。他们会问,怎么回事,你取模失败吗?是不是你犯错了?

所以,我认为对大多数牙医来说,这个过程真像一种障碍赛跑。基本上,牙医不想重新取模,因为会耗费更长的时间。牙医的助理也不想做,因为大部分都害怕与患者发生这种尴尬的对话。

数字化过程改变了这一切,所以这的确是很大的优点。如果你在同一个地方从事诊所和技工所业务,另外一个优点就是你不再需要临时冠了。不管你的临时冠做得多么好,它们还是会损坏,并且偶尔也会掉落。

此外,我一开始就懂了另外一个优点,就是当天执行牙科治疗会减少术后的敏感度。因为患者不戴临时冠了,所以对软组织的刺激减少了。

你不需要做传统的取模,如果你是在同一个地方从事诊所和技工所业务,那你就不再需要做临时冠了。就是这么简单。为什么大家不这样做呢?”

3Shape:很好的问题,为什么大家还没走向数字化?

Ferencz 医师:如果你在某个行业要进行改革,你先要说服这个业界最优秀的人,比如说,要说服杰出的临床医师来推荐这种技术。如果你要卖新型的网球拍,你并不想要网球俱乐部最差的球员使用它。

某一位修复牙医参与数字牙科学研讨会的时候,不一定会对技术方面有兴趣,但是给他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极高质量的修复体。如果修复体是出色的,他就想知道这个修复体是怎么做出来的。

如果修复体一般般,他就走开了。他就不想谈了。

在牙科行业,我们没有任何监管机构来强制推行改革。我来举数字化X放射线摄影的例子,虽然它给患者、环保和牙医带来巨大的益处,但并不是大家都在使用它。因为没有人来强制推广。

相比之下,在医院里,如果医院说大家都要用钛做的髋关节假体,那么大家都必须这样做。

但是,如果牙医仍然要做铜带印模,他是可以去做的。虽然很明显,传统印模本身就有不准确的地方。

但是人家害怕改变,担心要付的代价或者只是觉得困惑。我为什么要买?我是否需要买整个系统?或许我不想买铣削设备,不想在我的办公室进行铣削工作。其实,实现购买的过程并不简单,再加上市场上流传的很多信息并不真实。实际上,有很多误传。”

这些误传从哪里来的?

Ferencz 医师:最近 50 年内,美国的牙科课程几乎没变。也没修订。只是添加了新的东西。过去 50 年里,课程添加了新的东西包括牙科种植体、陶瓷、新材料,但是四年的课程还是四年,并没–延长到五年或六年。

一课程是否排除了任何方面呢?是否排除了口腔手术或任何其他专题?当然没有,旧的专题没排除,新的在不断添加。所以,牙科学生的临床经验越来越少了。

牙医遇到临床问题的时候要问谁?他们并不会回到大学找临床教授。因为那太尴尬了。打电话给朋友等于承认自己不知道,所以他们也不会打。结果他们打电话给技师,因为对这种医师来说,技师真的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

平常牙医打电话给技师问材料方面的问题,例如某些材料应该如何处理;不同种的陶瓷应该使用哪种黏着剂。最后,他们问技师,自己是否需要投资 CAD/CAM?

普通的夫妻技工所技师并不太清楚应该如何适应日益改变的牙科行业,所以他会简单地说数字化印模技术还不够成熟。

您的意思是,还有很多技工所没意识到数字化牙科的益处吗?

Lee Culp 也是 3Shape 牙科专业顾问委员会的会员,他在 Chapel Hill 创立了一家技工所。在接受了数字化技术后,他技工所的业务呈现了爆发式的增长。但是很多普通技工所,因为不知道如何适应行业趋势而被变卖或关门停业。他们不知道要买哪种设备,要如何投资。

我总是会举数字化摄影及电脑行业的例子来与数字化牙科做比较。有很多人太慢了,他们会说:"我知道明年一切都会改变。"这种人永远都不会买。

我认为,技工所在数字化科学方面有巨大的潜力。只是技师必须认识到他们是很多牙医的顾问,而且他们应该找出可以与牙医合作的方式。

其实,有很多不同的业务模式可以选择。如果我们坐下来讨论,应该会想出五种或六种不同的模式……

例如,在我执业的纽约地区,一个街区大约有 200 名牙医。你不觉得这块街区可以有一名拥有铣削设备的技师来接收这 200 名医师的扫描件吗?他可以有一位快递员,负责把做好的修复体送给牙医。

在这种情况之下,牙医可以当天进行治疗,从中获益,也不需要自己拥有铣削设备、做设计或考虑任何其他的问题。”

口内扫描仪如何为您的执业带来益处?

Ferencz 医师:"我有一些患者一直在等着我使用口内扫描仪。我扫描患者的口腔来做临时冠,并扫描制备件,因为这个过程完全不费力。

你知道使用传统印模的过程需要多长时间吗?但是,我的技工所技师马上就能在他的屏幕上可以查看扫描件。

数字化印模必须对牙科起到推动作用。不仅你和技师可以观看扫描件,–现在你有六个人可以查看扫描件,–所以做修整变得很简单。你几乎可以接近完美了。

从诊断方面来看,患者完全不了解诊断蜡型的意义,––他们根本不了解绿色的诊断蜡型。我要戴绿色的牙齿吗?真可笑。

如果我们采取数字化流程,他们就可以亲自看到所建议的治疗方案。我可以自由地移动牙齿,可以改变牙齿的形状,–这些都让患者觉得很惊奇。

之前,如果我对患者说他的磨牙坏了,他是不得不相信我。现在我只需要 30 秒的时间,他就可以自己看屏幕上的影像。如果他们口腔中有损伤,那么我进行扫描和记录。你也知道,目前口腔癌症是人们日益关注的问题。”

3Shape:所以,走向数字化改进了您的牙科治疗吗?

Ferencz 医师:"数字化牙科学对创造牙冠的过程带来了巨大的改变。但是在种植牙科领域,它带来了颠覆性的改变!

用于种植修复的传统印模出现不准确情况的几率很高。你永远无法准确捕获种植体的定位和角度。几乎所有的种植体病例都会有某种不准确的地方,但是最后大多数都没问题。

在数字化工作流程的情况下,不会有失真的机会。它是完全准确的。这一点至关重要。

我还是有一些患者以为手工制作的修复体才是更好的。事实恰恰相反。机械制造的修复体才更好!"

3Shape:走向数字化,如何改变了您的生活?

Ferencz 医师:"走向数字化之后我就有了更多的旅游机会。另外,我还讲课和提供咨询服务,所以我不在办公室的时间也变多了。走数字化之后,我的休闲时间比以前增加了很多,同时我的业务效率也提高了。因为我的患者会与别人谈论数字化方法,所以我的患者数量也增加了。"

3Shape:您觉得 3Shape 专业顾问委员会会议举行得怎么样?

Ferencz 医师:"过去几年中,在数字化技术发展的推动之下,牙医对患者的治疗保健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数字化工作流程有助于提高牙医工作的精度和效率,在许多病例中,数字化处理方式比传统方式更能够在质量方面实现较好的结果。

我相信,这个星期的聚会将帮助我们进一步改善患者治疗保健,并稳固 3Shape 的行业领先地位。这次聚会让我感到 3Shape 很热心,因为他们不仅愿意倾听聚在一起的各专家人士的评价和意见,而且他们决心采用措施并将我们的建议运用于开发更完善的解决方案以及改进患者护理。

很有趣的是,3Shape 有点像苹果公司,这两家公司的用户都对商品很热情,并且,3Shape 跟苹果公司一样也是以创新为主要驱动力。另外,与苹果公司类似的是 3Shape 尽可能努力让自己的商品更有用、好用并具有很酷的外观设计。"

DrFerenczpng

Jonathan L. Ferencz 牙医

Jonathan L. Ferencz 牙科临床博士(D.D.S.),拥有修复医师执照,他在纽约市从事私人临床工作。他担任纽约大学牙科学院的口腔修复学临床教授,还担任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牙医学院的修复学兼职临床教授。他是大纽约科学院口腔修复学学院及东北颌学学会的专家会员和前任主席,也担任美国口腔修复学学院及美国固定义齿修复学院专家会员。曾经担任美国口腔修复学学院的院长。除了从事私人临床工作和兼任讲课之外,Ferencz 医师还在北美、南美、欧洲和亚洲举行演讲。他在专业牙科期刊发表了超过二十五篇文章,曾经担任三家修复牙科学杂志的审稿人。2014 年Quintessence Publishing Co. 出版社出版了他编制的教科书,如 High-Strength Ceramics: Interdisciplinary Perspectives, editors J.L. Ferencz, N. Silva and J. M. Navarro (《高强度陶瓷:跨学科视角》J.L. Ferencz、N. Silva 和 J. M. Navarro 编著)。

他曾经获得纽约大学牙科学院的 David Kriser 奖、大纽约科学院口腔修复学学院成果奖及杰出讲师奖、美国口腔修复学学院特优服务奖、杰出讲师奖及 Founders Society 奖。

返回至新闻